首頁 教育要聞 高考培訓 教育論壇 教研教改 安全教育 校園文化 區縣傳真 輿情傳真 熱點導讀 校園新聞 教師交流

吉林省通化市黑惡勢力

2019-04-10 08:08 來源:網絡整理

  吉林老字號民營企業因向通化市兩家小貸公司和個人借款幾百萬元的高利貸,被暴力討債,遭地方保護傘和黑惡勢力勾結,栽贓陷害,企業倒閉,企業家被打擊迫害、、、、、我是張家誠,吉林老參堂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法人,董事長,身份證號:220522196911250531,電話:18243393119. 吉林老參堂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老參堂)系世代傳承的、專業經營人參的企業“老參堂”至今已有122 年的歷史(由現任公司董事長的曾祖父張義翠先生于公元 1897 年即清光緒 23 年,在山東省黃縣即今龍口市所創辦),老參堂是“吉林老字號”企業,也是“馬來西亞一帶一路”總商會吉林省的合作企業之一。但是,因受到省內各級法院和公安保護傘和黑惡勢力的迫害,已關停倒閉。老參堂公司為了擴大生產規模,2011 年曾以 2760 萬元的價格購買了魏氏家族控制的通化長城置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長城置業)開發的位于集安市、面積為 11286 平方米的商業房屋,因長城置業公司始終拒絕交付房屋,且事后發現系以欺詐手段騙取了老參堂公司巨額購房款,隨起訴至通化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通化中院)請求解除合同、返還房款;因一審有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王義瑞的保護傘介入一審被駁回訴求,上訴至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但是均因地方保護傘的庇護及干預之下,導致二審也以敗訴而告終;故申訴至最高人民法院(下稱最高法院)再審,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提審之后,于 2015 年 12 月 30 日作出了最終勝訴判決,老參堂公司勝訴。老老參堂公司最高法勝訴后,向通化中院申請執行時,長城置業公司時已無任何財產可供執行,經調查發現二審判決書送達和最高法院再審期間,長城置業在地方保護傘王義瑞、孫海波、等人的庇護下,明知對方已經無任何資產,在沒有通知老參堂公司私自解封我方已經保全的涉案房屋,且通過虛假訴訟將涉案房屋轉移到其法定代表人魏洪濤的親屬孫春霞的名下。為此,盡管老參堂公司多次向通化中院提交異議和再審申請并請求將涉案虛假訴訟線索移送至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但是該院始終以各種理由推脫受理和委托鑒定,通化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2月二十六日出具了(2018)吉05民申10號裁定書:“如孫春霞與長城公司之間存在虛假訴訟,即構成虛假訴訟罪,申請人老參堂公司應向公安機關報案,由公安機關進行立案偵查,故申請人老參堂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的規定,駁回老參堂公司的再審申請”。故意拖延時間讓老參堂公司的申訴案件走不到上級機關就傷失了申訴的權力;無奈之下,老參堂公司法人也曾分別向通化市公安局和東昌區分局報過案,但是公安機關同樣沒有立案,原因是法院所涉民事案件公安不介入。期期間,長城置業為逃避罪責,以低價大肆收購了案外人對老參堂及其法定代表人持有的部分債權;因案外人系有黑惡勢力背景的小貸公司,且老參堂公司與其債權人存在數額異議和巨大金額差異,在老參堂及其法定代表人明確提出異議的前提下,長城置業通過通化中院王義瑞副院長、庭長孫海波、東昌法院院長劉東海和東昌區法院執行局局長馬林作為保護傘,長城置業串通具有黑惡勢力的通化市信德小貸公司,以偽造老參堂印鑒和簽字的證明,證明老參堂公司同意轉讓該應收債權,非法執行走老參堂公司應收債權870余萬元;老參堂公司向通化中院和東昌法院執行局提出異議均被駁回,維持原判。老參堂公司向東昌法院申請司法鑒定,鑒定證明的真偽,可東昌法院委托的吉林省迪安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說明公章是偽造的,筆跡是張家誠所為。張家誠對于報告的筆跡鑒定存在重大異議,并且再次申請要求通化市東昌區人民法院委托其它司法鑒定部門重新鑒定,至今沒有音信,東昌區公安局介入調查,東昌區執行局長馬林打擊報復則栽贓給張家誠,給東昌公安局出具說明,證明就是張家誠送給他的偽造“證明”現張家誠向東昌區公安局和東昌區法院遞交了重新鑒定申請。該案件系團伙作案,查封、轉移、侵占老參堂企業和張家誠個人資產逾5000余萬元。另外一案件在通化市東昌區人民法院主審法官單曉慧的庇護和主導審理下,以保護高利貸判決老參堂公司敗訴,老參堂公司申訴至通化市和東昌區檢察院抗訴,在地方勢力范圍內也都被不具備抗訴條件被駁回;被東昌區法院執行局長馬林執行走老參堂公司應收款438萬余元,另外通化長城置業公司勾結通化中院和東昌法院部分法官在沒有征得老參堂公司同意的前提下,私自抵消了老參堂的應收債權680余萬元;總計抵消老參堂應收款2100余萬元,以所謂債權抵頂的方式堂而皇之地逃避了最高法院生效判決確定的返還房款本息的法律義務。長城置業在地方保護傘的庇護下,串通黑惡勢力肆意打擊報復老字號企業的種種行為,導致老參堂因缺乏資金而無法繼續經營,目前公司已關停,其法定代表人的人身安全也受到黑惡勢力的嚴重威脅。魏氏家族魏洪濤和偽造老參堂公司證明的信德小額貸款公司以及法院執行局長馬林等聯手造假轉移老參堂公司資產,導致老參堂公司無能力償還其他應付款,通化市東昌區人民法院趁機打擊報復老參堂公司和企業法人,以老參堂公司拒不執行給付其它應付款幾十萬元給上了失信人黑名單和限制高消費,并且到處抓捕企業法人拘留企業法人。魏氏家族成員在集安市可以說是一霸,無人敢惹,前些年魏洪濤做朝鮮邊貿時,詐騙內蒙一面粉企業,內蒙法院到集安執行抓捕魏洪濤時,被其手下供養的社會團伙攔截將魏洪濤人搶走,在吉林省某領導和當地保護傘還有通化市中院王義瑞院長的庇護下,參與截車搶人犯罪分子部分人員在逃,部分輕判或者免于刑事處分,后由魏洪濤給予在逃人員和參與劫車人員房屋作為補償。因因購買魏氏家族通化長城置業房產導致企業資金斷鏈,申訴至上一級公安和法院但一直受到保護傘的庇護,即便向吉林省有關部門和公檢法機關反映上述問題,也沒能夠得到任何回應和解決。2018年上訪至吉林省公安廳掃黑辦和省紀檢部門的案件還是移交給通化當地公安信訪和法院紀檢處理,當地有保護傘的作用,案件則被顛倒黑白,搶的不是搶的了,黑惡事件則與被控告人沒有關系了。黑黑惡勢力在地方保護傘的保護下,家族團伙勾結,利用小貸公司的合法執照,非法發放高利貸、敲詐勒索、暴力討債惡意侵占老參堂企業財產,達到非法占有,致使老參堂企業關停多年,給老參堂企業造成了巨大的聲譽損害和經濟損失,通化市中院和東昌區法院部分法官枉法裁判保護其黑惡勢力,促使具有黑惡勢力的債權人瘋狂查封老參堂公司資產,高利貸利滾利重復計算借欠款金額,在轉走老參堂公司巨額財產后,法院也不將失信人解除,為防止老參堂公司繼續上訴,將老參堂公司和企業法人一次次的拉入黑名單,全天在通化市和網絡各大媒體播放,詆毀老參堂公司和法人個人聲譽,老參堂公司任何項目都融不到資,企業關停,老參堂公司在最高法院的再審案件勝訴后,通化中院則不給上網公布,網上公布的案件全部是老參堂公司的敗訴案件和負面信息,不到十宗應付款案件導致有100多個訴訟、、、可見法院有公平公正一說嗎?在法院的打擊和庇護下,黑惡勢力猖狂分食老參堂公司資產。老參堂公司所涉案件不論在通化市兩級法院還是公安系統,有理無理在都是一個輸的結果.... 老參堂與具有黑惡勢力背景的邵氏家族案件簡述還有一案件遭到具有黑惡勢力的邵氏家族,設計、誘騙暴力侵占老參堂巨額資產,邵氏家族控制的通化銘邦小額貸款公司系有黑惡勢力背景,家里上至中央下至地方,各個機關都有人,而且有錢有勢、家里養著保鏢和供養著省級和市級領導的哥哥、弟弟、黑白兩道全通。1.多年前邵氏家族因拆遷的事讓手下人將二道江一百姓名叫李大全的打瞎,致雙目失明;2.邵建祥的哥哥將二道江檢察院一名司機的手用釘子釘在墻上,現被家里人和保護傘庇護說得了精神病躲避法律制裁。3. 2017年輝南縣稅務局虛開發票案就與邵氏家族邵建祥、邵建秋有緊密關聯,因邵氏家族的姑爺子就是通化市稅務局稽查局長。虛開發票數億元,透漏稅款上億元,虛開發票當事人畏罪自殺,案件沒人再追究,給國家造成巨大經濟損失。邵邵氏家族雇傭的律師譚宏利喪失職業道德,原本是我老參堂與通化長城置業公司案件的代理律師,在接手我方老參堂案件后,沒想到設局故意將案件方向打偏,譚宏利作為銘邦小貸公司和黑惡勢力的幫兇,非法高利放貸、以誘騙等手段達到合法侵占、霸占我方資產目的,查封老參堂多處資產,以此逼迫我方與邵氏家族的邵建秋合作;老參堂公司自購買長城置業公司房產出現資金被詐騙后,被具有黑惡勢力背景的邵氏家族、陳丕龍、通化市信德小貸公司、非法放高利貸、遭暴力討債、敲詐勒索,栽贓陷害,八年之中總損失達3億多元,老參堂公司前去東昌公安局和通化市公安局經偵處報案多次,都已民事案件公安不允許介入為由拒接,2019年03月雖然二道江公安局掃黑辦調查了老參堂與銘邦小貸公司案件,結果是顛倒黑白,搶地的人和事不存在?老參堂公司在通化市申訴了多個主管政府機關和紀檢委都解決不了、申訴至吉林省監察委、省政法委、都沒有任何結果,申訴至吉林省公安廳給與立案偵查,公安廳雖然受理了,但又轉回通化東昌分局處理,但一直沒有立案。在通化迫害老參堂企業的黑惡勢力背景深厚,多個家族多人團伙勾結在一起,又有保護傘在背后作用,老參堂企業又沒有什么深厚的背景,即使是刑事案件,在公安系統也根本立不上案,聽說通化市公安局長、東昌區公安局長、二道江公安局長、長春市公安局長呂峰省掃黑辦主任孔斌都是他們的親戚和后臺,而且有利益關系。 老老參堂方已經無處申訴了,故申訴至督察組給予高度重視給予督辦,我方申請督導組將案件交辦有關部門給予異地偵辦或外省審理,避開吉林省市縣區各級保護傘,依法追究黑惡勢力當事人的刑事責任和承擔由此給企業帶來的所有經濟損失賠償,還老參堂企業一個公平。在新政商時代來臨的當下,我萬分期待總書記所講的親、清氛圍能夠普照到我和企業的身上,更期待中央巡視組和公安部領導給予我們民營企業一份公正,我以人格保證向貴辦實名如實匯報我企業和個人被迫害的實際情況,在吉林省和通化地區案件被打太極已經八年了,被控告人勾結地方保護傘庇護,致使老參堂公司資產被被控告人非法侵吞,百年老字號企業倒閉、法人張家誠妻離子散傾家蕩產,希望貴部門給予督辦、提級或者異地審理此案件,設立專案組給予立案偵查,深挖打擊保護傘。 此致公安部掃黑辦中央紀委、監察委中央巡視組 吉林老參堂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 2019.04.02

責任編輯:網站編輯

點擊排行
推薦閱讀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