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教育要聞 高考培訓 教育論壇 教研教改 安全教育 校園文化 區縣傳真 輿情傳真 熱點導讀 校園新聞 教師交流

關于洞口縣紅龍村村民自家自留地被強行霸占的

2019-03-09 00:37 來源:網絡整理

廣告位API接口通信錯誤,查看德得廣告獲取幫助

尊敬的洞口縣人民政府:

本人楊灰橋,系洞口縣山門鎮紅龍村村民,現年63歲。2018年8月21日下午,我家位于本村老園藝場前的自留地被承包該老園藝場的幾位承包人在平整、擴建道路的過程中,強行霸占,并在未與我本人協商、溝通的情況下,強行拆毀我自留地圍欄、挖我菜地、毀壞我良田種植。我本人發現其行為并前往阻止時,該行為人楊朝峰(本村村民,身份黨員)無視我的阻止,并大聲呼叫施工人員:“給我挖····給我挖·····”同時,該承包合伙人中張玉光強行拖拽住我的手臂,將我拽離霸占施工現場。我一個年近古稀的老人,體弱多病,加之上過兩次手術臺,根本經受不了他們的這種強制拖拽,加之被他們人多勢眾的氣勢嚇得渾身哆嗦,子女都有不在身邊,我擔心我們老兩口被他們打,只好回家不得理論。這期間,隊委會人員曾提醒并言語示意他們不要占我土地,但他們根本不管不顧,并在當日晚間利用我休息之際,打著手電澆注水泥,對強占我家自留地進行硬化。我僅只是一名小老百姓,只想請示各位領導:是誰給予他們這些人的權利?給予他們的膽量?是強盜行為還是村惡村霸?

據村委會村民公示信息,該老園藝場自后建磚廠倒閉后,由本村楊清石、楊朝峰、張玉光、張寶光(山門派出所工作)、楊少波(其父楊安石為洞口縣人民法院干部)等五位老板承包。

為此,我只想請示村委會:一、他們修路強占我家良田已屬于違法行為,而在我前去阻止之時,他們非但不停止、不協商,而是采取拖拽我強行離開的行為,已是強行霸占行為,同時,根據土地管理的法律法規規定,私人未辦理用地手續,占地是違法的行為。因此,本人要求停止侵權行為,恢復土地原狀,賠償我們損失。

二、我作為一個合法的公民,我堅信我的個人合法財產是受法律保護的,是禁止組織或個人非法侵占我的合法財產的,作為洪龍村的村民,即便他們是合法承包商,我也堅信他們是在符合村民民意的前提下、符合國家法律法規的前提下,一定不會是因為一己私利而結黨營私,連最起碼的道德底線都喪失掉了,我更相信他們與村委之間的承包合情合法,更認為他們的修路施工是征得政府同意的,即便是這樣,為什么我的訴求不能得到村委會的及時解決?難道村委級的行政機構是允許或默許他們這樣的侵占?因此,懇請村委領導能及時妥善處理此事。

三、土地是我們農民的命根子,侵占我的土地,就如同要了我的命一樣,即便是國家政府征用土地,最起碼也是需要公示的,更何況我家土地種植有農作物,他們盡數毀掉,我想問各位領導,毀壞我莊稼的事情是人干的事嗎?

四、我一介農民,尚且知道辦事是需要程序的,而他們一伙所謂的老板,強占霸占的行為,是無視我這一介農民還是無視國家法律法規?再次懇請村委會領導妥善處理此事,還我養家糊口的土地,如若不能解決,我自會上訪,我堅信這么大個中國,必然有能替我們小老百姓解決問題的地方,更有能替我們小老百姓做主的政府,一定有為老百姓辦事的法律機構和媒體。

21號下午發生此事之后,本人尋求村委會解決,直到23號我不得已找到鎮包村干部后,在包村干部電話給村委要求解決此事后,24號村委通知解決協商此事,通知是下午,直到晚上才聚集當事人在村委解決此事,協商期間,參與占我自留地人員楊清石一嘴胡言亂語,他強詞奪理的說未占我家土地,而且拒絕道歉,更是大言不慚的說到:“要賠償沒有,拒絕道歉。”而我多次要求村委會去現場查看均遭到拒絕。也許村委會覺得只是小事而已,的確,占了一點地對于你們也許是小事,但對于我而言,那是居家生活的資本,即便是小事,但侵占良田,至少需要告知我,連最起碼的做人公德都已喪失,還談什么天理呢?已經是事實清楚的侵占行為,為什么楊清石還是那樣囂張的叫囂著?為什么楊清石拒絕道歉賠償呢?鄰里之間,和睦相處是必然,但和睦是建立在彼此的信任和尊重之中,我快70歲的人了,至少應該獲得這份尊重,最起碼你們侵占我的自留地,道歉是必不可少的吧?為什么還是那樣的囂張,難道是因為你綁著幾個合伙的承包者,抑或是因為承包人可以左右政府的決定?無論如何,你侵占了,你得賠償,你未經允許的強強行為,就得負責,就得道歉,這是必須的。

責任編輯:網站編輯

點擊排行
推薦閱讀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